任何一门学问的研究大抵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思辨,一个是实证。比方说物理学,有的人坐在办公室想想算算,能解决问题;有的人则用实验来不断验证而不断前进,也能解决很多问题。前者是思辨,后者是实证。著名发明家尼古拉·特斯拉,一生的特点是思辨能力超群,被认为智力超过爱因斯坦;而著名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则重于实践。特斯拉评价爱迪生有段非常经典的话,“他如果知道一些起码的理论和计算方法,就能省掉90%力气。他无视初等教育和数学知识,完全信任发明家的直觉和建立在经验上的感觉”,无疑,特斯拉所强调的即思辨的重要性。历史事实也证实,爱迪生与特斯拉相比,爱迪生在科学方面的贡献极少。

与西医相比,中医重于思辨模式。比如拉肚子,西医是从血液或粪便中检验看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解决掉原因。中医不这么做,从脉和症来辨证,把身体的偏枯调整到正常,拉肚子就好了。假如辨证为热利,在人的肠胃则未必一定有热,但这么做就有效。中医辨证的过程就是思辨模型,思辨模型可以看成一个黑盒,脉症即输入端,结论即输出端,只要能解决实际问题就成,不用管它中间细节是什么。这就是中医的高妙之处,没有陷入到局部,没有陷入到细节,而是强调人的思维能力。西医,普通人学几年就OK,中医,勤奋之外,则是天赋与慧根。

多年以来,我的思维都站在《周易》这一边,这一边的特点重于思辨。举个例子,《形而上学》很多人都是很熟悉,不过大多数人熟悉的只是这本书的名字。当我读到《形而上学》的时候,我觉得亚里士多德太牛了,在那个年代,能具有这种认知能力,是很了不起的,我非常叹服亚里士多德的思辨能力。但是,当我读到《国富论》的时候,就是另一种感觉了,几百字能讲明白的东西,硬生生讲了几十万字。

很多人难以接受中医思想,原因在于,中医里,所有的思辨模型都是“虚”的。比如中医所说实热,按照西医的思维,“实”和“热”一定要找到对应的物质或者指标数据,“实”是什么地方实,填充物是什么,“热”是什么地方热,热到了什么程度。如果按照西医的思维去找中医所言的“实”和“热”,那么你永远都不可能进入中医门径。实热这件事在中医怎么理解呢?通过望闻问切,用某种思辨模型判断为实热,然后“随证治之”就行了。

用软件行业的思维来讲中医,西医就是比特币台矿机,数量庞大,只能执行简单运算,而且搞出来的东西很可能不解决实际问题;中医就是少数的高配电脑,强大的存储能力(博览全书),强大的运算能力(辨证),还有强大的虚拟机能力(Virtual Machine)和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能力。

中医典籍中几乎看不到中医实验。不是因为中国物理、化学、生物之类的分科来得太晚,而是本来就不需要这么做。前面提到的《雄黄pi砒shuang霜及其复方治疗白血病的现代研究》这本书,我评价是“精于科研,疏于中医”,如果做这些实验的人有深厚的中医和道家功底,哪怕是从历史和人生中汲取一些灵感,也很容易事半功倍。而他们所做的实验,总让人感觉颇多爱迪生的味道。

当代中医名人黄煌,他讲述药物的时候去掉了归经,还有中医名人叶橘泉,他的思想也几乎是西医的思维模式,虽然他们都是名人,但读了他们的书,很容易勾起鲁迅先生《纪念刘和珍君》,“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的悲伤。还是需要再次重复,中医的要领在于思辨,只有思辨,中医才有出路。如果我们把中医最核心的东西都摒弃,中医至多只能叫经验医学或者药物学,与其这样,还不如去玩西医(都是忽悠)。当今中医从业者质量下降,这些人当是罪魁祸首。

古人所讲的中药的性味归经,用的是“内证”。内证,就是从身体内部去证明,这与动物实验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当人的精神境界达到高度专一、纯净、安宁(数息观心,入静,入定),直接可以看到、听到身体内外所有的一切(内视返听),直接记录下来就是了,哪里需要什么实验归纳?中医是上层是道家,人没有极高的智慧,没有内心的虚明,其它一切“知”、“识”,都是偏见和妄念。

刘力红在《思考中医》里面提到的名医李阳波,是一个思辨能力很强的人。李阳波《伤寒论坛讲记》开篇就强调“阴阳术数构系”的重要性,而李阳波的《中医望诊讲记》则讲了大量“相学”有关的东西。比如面相的三庭,上庭、中庭、下庭,一般来说,下庭较窄的人晚景不佳,如果格局高、神气足则例外(比如鹤形人)。为什么下庭窄的人晚景差呢?这就是中国文化的思维特点,用现代的话讲,可以说是“同结构,同因果”。比如漏斗,入口宽出口窄,从漏斗口接水,必然是先宽后窄。“先宽后窄”用到人身上,那就是前面路子宽,后面路子窄。这就是思辨模式。稍微验证一下,发现真的就是这样,那么这个模型就是成立的。思维再扩展一下,这个人为什么会晚景不佳?如果一个人做一件事情,总是开始的时候很厚道到后边(对别人来说)是一个坑,是否也是和“先宽后窄”是一样的结构?还可以继续推测这个人的子女情况,他自己就是现在,他的子女就是将来,“先宽后窄”是否也暗含了他的子女将来门路较窄?

为什么中国会有阴阳术数这样的学说?因为这些是有效模型。记得很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说世界由“物质、能量、信息”构成,我觉得这种表述只能解释物理现象,不能反映生命现象。在我的观念中,一直把物理现象和生命现象区分开来。比如说路上有一个坑,用石子填起来,那一定是可以解决问题的,这就是物理现象。再比如,邻居五保户吴老二,脏乱差懒,政府每个月给500元生活费,这些人只会越来越懒,这就是生命现象。以物理现象的思维来解决生命现象,从出发点来说就不靠谱。反过来看,生命现象则必然包含了物理现象,比如人体的骨骼肌肉和运动,这就是物理过程。甚至可以说,一切事物的终极,都是生命现象。生命现象包含了物理现象,所以,孔子在《周易》十翼中有“易与天地准”之说。

这一节强调思辨。要强调思辨,是因为我们达不到内视反听的水平,我们这种层次的人,只能依赖思辨去解决问题。略读藏医,感觉藏医还未形成严整的系统,而中医应该还包括巫医,巫医跳过了思维过程直接论结果,高出我辈一个维度。而思维方式中,阴阳术数构系最善于解释生命现象。

合起来3句话:1、健康问题是生命现象;2、阴阳术数构系是生命现象的有效模型;3、中医用阴阳术数构系来解决健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