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中医,没入门还好,入了门,就知道中医深似海。为什么深似海?就是中医的多元性。阴阳术数构系本身就是多元论,至少包含辨证、药性本身和用药思想。因为多元性的存在,所以中医不拘于用什么方法来解决问题,只要解决问题就好,从这个角度上讲,中医和西医并非是敌对关系,而是包含关系,中医包含了西医。

关于辨证。有人说,中医不过是八纲辨证,我说你太小看中医了;有人说中医是六经辨证,我认为那也不恰当;又有人说,中医是五行辩证,我还是认为不妥;至于三焦辨证,已走火入魔矣。各种辨证方法,初学者极容易被这些名词搞混,望而生畏,不用怕,每种具体的辨证方法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分分钟就可以讲明白。

世界的构成,认为是一种东西或者同类的东西,是一元论;认为世界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是多元论。举个例子,人可以按性别来区分,又可以按年龄来区分,还可以按善恶来区分,按照体重区分,等等。人的分类可以同时有很多种,这就是多元论,真实情况就是这样。

有些问题是人的某一种属性引起的,比如善恶;有些问题则是由另一种属性引起的,比如胖瘦。如果一个人因为善良而屡屡受伤,就应该更理性一些;一个人因为肥胖而受人非议,则应该去减肥。如果是两种属性同时引起的问题,比如一个善良的胖子,那么他既应该理性,又应该减肥。这就是多元论解决问题的思维,这是很重要的。

辨证的多元性。比如房子,除了主体结构,还有给水排水、有强电弱电等。如果给水出了问题,修好给水就行了;如果弱电出问题,修好弱电就行了。住在房子中的主人如果因房子而心情不好,那么就需要从多个角度分析问题,是结构的原因,给水排水的原因,还是强电弱电的原因?比如头疼,有外感病头疼,有内伤头疼。外感病头疼有伤寒头疼和伤暑头疼,伤寒头疼又有太阳、阳明、少阳等等。头疼不是病因,头疼只是症,是表现出来的东西,引起头疼的原因才是病因。

比如渴饮畏热,八纲辨证认为阴虚火旺,而圆运动认为是肺胃不降,圆运动的权重高于八纲辨证,所以应该先从圆运动的角度着手。关于辨证的权重,《孙子兵法》“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以寒攻热是“攻城”思想,这是下策。上策是,把一些不恰当的能量转化成恰当的能量,如太极武术中“借力打力”,圆运动就是这样的思想。有一些人对圆运动不屑一顾,可以试试看,有些时候,不以圆运动去思考问题,问题就很难解决。

再比如药性。

甘草“上行用头,下行用稍,熟用甘温培土而补虚,生用甘凉泻火而消满”,总共两组,用头/用稍、熟用/生用,组合在一起便是四种,熟头、熟稍、生头、生稍。生甘草汤、甘草桔梗汤即生用,而内伤诸疾,甘草多炙。

桂枝,有的人认为用桂树的嫩尖去皮,有的人认为应该用做调料用的肉桂,古今争论不休。我做桂枝汤用的是肉桂,经过尝试是有效的,我没有尝试过桂尖。《长沙药解》对桂枝在每种汤剂中的不同作用描述为,“桂枝汤”中“达营气之郁”;“桂枝人参汤”中“解表邪之”;“桂枝甘草汤”中“甘草、桂枝,培土以达木”;“桂枝加桂汤”中“疏乙木而降奔冲”;“苓桂术甘汤”、“桂苓五味甘草汤”、“小青龙汤”、“防己黄芪汤”、“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理中丸”、“四逆散”中为“疏肝脾之郁抑”;“乌梅丸”中“疏木达郁”;“桂姜枳实汤”中“通经而达木”;“柴胡桂枝汤”中为“芍药、桂枝,清风而疏乙木也”;“桂甘姜枣麻附细辛汤”中“姜、桂、细辛,降其浊阴”;“桂枝茯苓丸”中“芍药、桂枝,清风而疏木”;“桂枝芍药知母汤”中“桂、芍、姜、麻,通经而开痹塞”;“八味肾气丸”中“疏木以行疏泄”、“善行小便”。总结一下,桂枝比较清晰的作用:1、达营气之郁;2、解表邪之怫郁;3、达木;4、疏乙木(降奔冲、行疏泄);5、利小便。如果将营气之郁和表郁合并为一,再将达木和疏乙木合并为一,把利小便看做是让小便恢复正常的话,那么桂枝是2个作用,解表郁,疏乙木。这很清晰,桂枝在《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角色和甘草是一样的,并不是单一作用。像汉语一样,某个字在句子中的意思,需要用语境、用习惯来理解。

最后,关于治疗方法。比如疝气的治疗,有用大小茴香、橘核荔枝核(简称“香核汤”吧)的,也有用乌头者。我实验过香核汤,有效;《四圣心源》用茱萸泽泻乌头桂枝汤,我也试过,也有效。

相同的辨证,使用不同的治疗方法,而且都可以获得效果。每种方法用了什么原理,有什么区别,各自的长处和局限性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