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惧怕夜的黑暗,因为我是一个护士,而护士是夜的精灵。

  在不同的夜风里,我们体味着春夏秋冬。春天的夜风总是带来窗外蔷薇的淡香;夏季的夜里,少了白天的酷热,风里总带着如水的清凉;秋风里,一阵成熟果实的清香里也夹杂着丝丝的寒意;而在残酷的冬夜,北风带着呼啸,总是伺机从窗的缝隙中闯入,把人吹得头痛欲裂。

  在不同的夜色里,我们是生命的守护者。在急促的警报声中,我们急急的脚步轻而有条不紊,我们拒绝死神的进入,让一个个生命从这里鲜活起来;在病人均匀的呼吸中,我们让夜平静而安祥,就这样我们渡过无数个寒来暑往的夜。

  黑黑的夜里可以遮掩错误,甚至可以掩盖罪恶。但我们的夜是亮如白昼的,为了每一个脆弱的生命,我们必然比白天更加仔细小心,每一个治疗操作,每一个药品的使用,都要把‘三查七对’做了又做,在灿烂星空下,我们的是问心无亏的,我们的心是安宁的。

  有的时侯,我们总盼望夜的脚步快些,再快些,好让我们早些回家去照看老公上班离家后独自留在家里的周岁小儿;有的时侯,我们又盼望夜的脚步慢些,再慢些,好让怀抱里啼哭的小儿熟睡后再离开家。就是这样矛盾的心情里,孩子也长大成人。

  每月总有十好几天让老公‘独守空房’,而把自己融进沉沉夜幕里。因为有一个护士老婆,老公就比别的丈夫更多了几分奉献;每月十几天在夜色里的接送工作,也让我们夫妻间有了更多的交流和理解,四季的夜风也把夫妻之情蕴染得更加浓郁醇香。

  夜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带走我们的青春;带走了我们红润的脸色,生物钟的长期失调,我们曾经滑腻红润的脸庞逐渐变得憔悴苍白。一双如葱的手也在消毒液和寒暑交替中逐渐苍老。几多的夜班,让人多少都有了点‘神经质’,有的时侯在夜间突然醒来,我会警觉地回想一下今夜是不是有我的夜班?这样的行为总让人觉得好笑 ,可它却是真实的。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们送走一个又一个的黑夜,也迎来一个又一个的黎明,在这迎来送往中,我们用真情和汗水呵护着一个又一个危在旦夕的生命,让他们远离死神和黑暗,让他们感受到黑夜里的阳光。

  我就是这——夜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