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几年前的事情,每当年近四十的护士来向我诉说,她们工作体力的不支和自己因年龄的渐大而糟到的歧视,在听到这话后我很有点不高兴,说她们不自尊不自强。先是狠狠的说她们一顿,然后安慰她们,鼓励她们,并向她们承诺只要我在现在的岗位上一天,我决不歧视老护士,在护理管理的这一场所,让老护士象年轻护士一样有一个自己发挥才华的场所,每次遇到这种事,大多数的护士让我解开了心中之结,虽然我很同情她们的处境,但我终究不能真正理解她们苦闷的心。今天,我已从那个城市调入了另一所城市,而我年龄刚好是四十有余,刚来新的单位我必须做临床普通护士,刚上班的第一天我就从新姐妹们的眼神中看出了:啊!我们科调来了一个老护士,她能慎重我们的工作吗?从这一天起我知道了我已跨入老护士之行列。尽管绝大数的同志对我是非常客气的,但我毕竟多年未从事临床一线的护理工作,尽管我很努力,但毕竟语言的不通,工作方式的差异,使我开始二个月的工作不能满足她们的要求,我十分苦恼,难道人到了四十就真的没有用处了吗?我不相信这些,我仍然努力的工作着。空余的时间我与年轻的护士一起上街游玩,虽然我知道我比她们大的多,但玩着玩着我似乎又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可在后来的工作中,我又感觉到了:她们对我的工作还是满意的,对我也很尊重,渐渐的我也未能看出她们对我的歧视,相反有的姑娘对我非常好,以致于我不知该怎样来感谢那群在它乡异地接纳我这个老护士的姐妹们。虽然我在新的医院已经工作二年多了,但我对医院的很多情况也并不十分熟悉,工作的压力仍然困惑着我,有时仍然有人流露出我似乎要比自己年龄更老一些的眼神,对于这我并不十分在乎,因为,我偏胖加之过去工作的操劳,我的确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二、三岁。我想这些都是大自然给我塑造的形象,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也从未去强求让美容师来改变自己的形象,我始终是顺其自然,当然这是我固执的表现。正因为我的固执,我长相老,也时常糟到别人的歧视。尤其对我不是善意的时候,此时,我是十分痛苦的。难道一个人因为年龄的增长容貌的衰老,是直到得有的人耻笑的把柄吗?对于这类人我的确弄不明白他们的心理是什么?假如面对一个身体有缺陷的人?一个生活中有过错的人?他又会怎样呢?对于这些在我的生活只是有过短暂的烦恼,他说的话虽然伤害了我,但也降低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但是我更不希望他再去伤害更多的人。
  
   人的衰老是自然现象,谁也不可避免。每一个人都有青春年少,每一个生命都有她闪光的年代,每一个家庭都会有喜有愁,每一个人都有缺点和优点,这好象就是自然界的客观规律无法抗拒。我知道了这些也就无须去烦恼和不开心,因为我更看重一个人的内涵和修养。在我幼年的时候我就叮嘱自己:如果我长大有了工作,一定待人和气,并友善地帮助别人。因为是一件小事触动了我,那是我五岁的时候,拿着妈妈给我的一角钱去买糖果,由于营业员态度不好,见我是小孩把我的钱拿了丢进了钱柜,马上又去卖东西给另外的大人,而忘记了我已经交钱,可到了后来没有了顾客的时候,我找他要糖,他硬说我没有给钱,我再三解释他还是不给我,最后我哭着回了家。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到他那里去买东西,一年又一年,我渐渐的长大了,但我从未忘记对他的仇恨,同时我发誓永远不能象他那样待人。
  
   事实证明,我履行着自己的诺言。从我十九岁做护士至今,我始终诚心诚意照顾着我护理过的每一个病人,我从未因自己的心情不好而发泄于病人身上,无论对待年少老幼,我总是给予爱和尊重,我更不轻视任何病人和我的同事。工作二十多年来,我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你爱周围的人,周围的人也同样爱你;当你帮助人的时候,千万不能想到别人对你的回报;做人无论别人怎样,只管自己做好;要尊重每一个人的人格,千万不要瞧不起看起来比自己弱小的人;做工作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薪水甚至超出自己的价值。我一直是这样认为,也是这样做的,当然我的收获比我付出的更多。
  
   尽管我的生活是那般充实,那般的有滋有味。可有时我同样有烦恼的时候,就拿自己衰老被别人歧视的时候,本来衰老是一件太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一旦被不友善不人本的语言所伤害,有时的确有一种目明的困惑和痛苦,当年老护士向我诉说的痛苦,顿时好象在我身上显现。
  
   当然我更庆幸自己的自信和平常养成的读书习惯,短暂的困惑我并未挂在心间,我认为人除了自然的美外还有更重要的内涵美,我虽然年过四十不是我择业转岗的年龄,但我同样可以工作,同样可以给自己充电,同样可以完善自己的形象。虽然我年过四,我特地去读远程,以此来瞧瞧自己的实力;尽管我年过四十,我仍然有写作的梦想;无奈我悄悄的迈入四十,我照样可以努力去工作。我年纪的增长只能说明,我存在于这个社会的时间漫漫在缩短,我应该更加去努力、去工作、去学习、去给予我亲人和朋友的帮助。我已迈入四十,我正在衰老,对于别人的歧视,我一点也不可怕。而我可怕的是自己没有自信,没有年轻人的朝气和热情,没有青年时代的责任和理想,如果我能拥有了这些,我还有什么可怕呢?人谁不衰老?谁不千年?只求活着的时候,做一个永远向周围散热发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