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贵州的张广怀因身患先天性心脏病来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血管中心就医。但由于经济条件不好,虽经社会和所在医院捐款,张广怀出院时仍然欠下3万元的手术费。媒体记者提出能否让张广怀写个欠条,等将来张广怀有钱了再还给医院。

   当事医院了解情况后,同意张广怀先出院,所欠费用以后慢慢还。一年后,受益于国家对于贫困家庭的贫困贷款政策,张广怀一家人就寻思着先贷款,将医院钱补缴齐,全家再慢慢还贷款。2016年12月12日,张广怀与母亲一起将3万元的欠款进行了补缴。该院专门给张广怀颁发了“诚信患者” 荣誉证书。

   补缴欠款是不让爱心透支!

   时隔一年,患者及家属虽还没有完全偿还的能力,但因为可以积极争取,他们不忘医务人员的救治之恩,不远千里贷款还上了这笔钱。一张欠条而已,张广怀完全不用那么着急来还,医务人员也已经做好了慢慢垫付的准备,但令人感动与赞叹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张广怀及家属补缴欠款,没有让这个社会的爱心透支,反而更进一步的坚定了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士助人为乐的信念。遥想到不久前的“罗尔”事件,这让我们欣慰许多!

   补缴欠款是表达一种情谊!

   医务人员可以说是给了张广怀第二次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最可贵的不是因为补缴的医药费,而是感怀于医患矛盾如此尖锐的今天,依旧有如此诚信、懂得感恩的患者。反观当下,别说欠费后一年后补缴了,各大医院故意拖欠、逃脱医药费的患者群体都并不鲜见。相信身在临床一线的医务人员,都饱受过催费之苦。医院选择了相信患者,医务人员选择了帮助患者,那么作为受助者不要求有“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品德,也应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哪怕避开道德不谈,医患之间的情谊不能因一次欠款而被完全摧毁!

   补缴欠款反映看病贵窘境!

   我们为张广怀这样的患者点赞!也为充满爱心的医务人员竖起大拇指!但事情的背后,才是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窘境。手术前,张广怀已经收到过前期的捐款,但依然要欠下3万元的手术费用,这不得不让人反思,患者看病为什么如此之贵?我们所如数家珍的医改改革成果呢?我们所津津乐道的医保报销呢?我们所赞美歌颂的社会救助体系呢?

   似乎一点也没发挥作用,这不得不是一种悲哀。张广怀遇到了媒体的帮助,遇到了相信他的医院,那么其他患者会有这么幸运吗?答案是决然不可能,与其说是医院太无情,倒不如说医院太无奈。因此,医改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

   回归到事情的本身,我们为张广怀的诚信而感动,为这样的医患关系而点赞。特别是对于经常催费而被骂的医务人员,看到此消息估计早已泪奔。医患之间只要彼此信任与理解,医患和谐必定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