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上午,网传湖南湘潭中心医院妇科一名胡姓医生于18日中午在门诊室被患者殴打。

   12月9日,湖南省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暴力伤医事件。该院呼吸内科杨医生被患者家属(某旅行社部长之妻)暴力袭击,脸部多处被抓伤,眼镜被打碎一地,并出现恶心,呕吐,头晕等脑震荡表现。

   12月,安徽省巢湖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疑似医闹事件,医院内,聚集了大量人群。其中不少人头戴白毛巾,在医院大厅内焚烧冥币,现场一片混乱。随后当地警方前往维持秩序,协调处理此事。

   这只是公开报道出来的伤医事件……

   越近年关,越容易百感交集,这个12月,医生们的伤感难以平息。受到伤害?那只是医生们最常遇到的一种悲哀。医生的悲哀,又岂止一种?希望下面的十种悲哀,能永远留在2016年。

   悲哀之一:医生治病治不了命

   那是一个电击伤的病人,他是在阴天钓鱼时,手中的碳素钓鱼杆碰到了高压电线,致心跳呼吸骤停,当病人送到我们医院时正是我值班,病人到医院后心跳、呼吸与血压均没有了。

   经过我们的积极抢救,慢慢恢复了心跳、呼吸和血压,但呼吸道分泌物较多,决定行气管切开。在气管切开术中病人出现了血管播散性内凝血而抢救无效死亡。在抢救过程中患者的哥哥几次给我们医护人员跪下磕头,祈求我们一定要救活他弟弟,因为他弟弟才二十八岁,刚刚结婚。

   我们医护人员看着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虽然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已经全力以赴。但是,还是没有抢救过来这个年轻的生命。我们只能无奈的向患者家属解释说,医生治病治不了命。

   悲哀之二:医者不能自医

   听说我们院有个很优秀的医生,业务能力和技术非常强,九十年代初曾在我们县级医院成功做了一例断臂在植,也救过无数危重病人的生命,可是轮到他自己有病了却没有人能为他医治而死亡。甚至听说过某一知名专家教授,为很多病人做了某个疾病的手术,挽救了很多病人的生命,可是有一天这个专家也患了这种病,悲哀的是,他却找不到一个能信赖的人为他做这个手术,虽然他也培养了很多学生。

   这就是做医生的悲哀,能给别人治病做手术,却不能为自己治病做手术。这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

   悲哀之三:真心付出反成被告

   听说有一个病人,他是自费的车祸病人,因为脑挫裂伤较重,根据病情需要经常复查头部CT,但因病人家庭困难,没有钱,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病人家属便乞求管床医生说:你凭你的经验看看,不复查那么多CT不行吗?有复查CT的钱多给病人用点好要,让他快点恢复。

   在病人家属再三的乞求商量下,那个医生动了恻隐之心,没有按着病情变化随时复查CT,结果患者死了。这下家人可来劲了。家人把那个管床医生告了,反过来说,我家是穷没有钱,但我的亲属有钱,有的是钱,我们说不要复查,你就不给复查,你们大夫管做什么的。再说了,我们看病钱都花那么多了,还能差几个CT钱吗?

   据说那个医生当听到这话时,欲哭无泪,欲喊无声。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只有打掉牙自己往肚子里咽,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呀!

   悲哀之四:能陪病人不能陪亲人

   2010除夕之夜,正在全国上下举家团聚,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吃年夜饭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主任电话,他收了一个83岁的老年女性腹痛病人,让我去医院给安排下医嘱用药和做各项相关辅助检查。当时我看我的电话显示时间是23:30。

   我到医院做了相关的工作,因为病人高龄我在医院看了一宿,大年初一上给病人做的阑尾切除术,我做完工作回到家已是大年初一的下午两点多钟了。夸张的讲在医院呆了一年(从除夕夜年三十的23:30时一直到大年正月初一下午14:00时),把妻子和孩仍在家里没有时间陪,却在医院陪着病人渡过了一个有意义的新年。

   这就是做医生的悲哀,有时间陪病人,没时间陪亲人。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和责任。

   悲哀之五:没有假日的概念,丢失了节日的喜悦

   自从毕业在医院工作之后,就没有了假日的概念和节日的喜悦。

   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个人感受,也是所有同道的感受。有好多次把早晨熟睡的女儿叫醒,让去上学,女儿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说:爸爸,今天是星期天,我们放假休息。我这才知道今天是星期天,因为我今天值班,我忘记了是星期天。

   还有一年春节期间我值班抢救了一个多发刀刺伤的病人,病人身上被内弟用刀刺了二十多刀。我在医看了两天。本来与家人订好了去窜门走亲戚拜年,都没去上。自从参加工作上班后,我几乎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和喜悦。能使我感到是节假日的是,上班时见到街上逛街的人多了起来,能听到鞭炮声,并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电视里出现了这个晚会那个晚会。使我感觉到又是到什么节日或是假日了吧!

   别人都有节假日的欢乐和喜悦。而我们医务工作者却失去了欢乐和喜悦,失去了对节假日的期盼,这也是做医生的悲哀。

   悲哀之六:常在河边走,不许你湿鞋

   俗语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但是医生的悲哀是,常在河边走,不许你湿鞋。湿了鞋就要“腿打折,很危险,很难受”。

   听说有个很优秀的外科主任,就因一个手术,发生了一次医疗差错,而被患者及其家属弄得整整休息了大半年,最后在自责和反思中改了行。导致我们又缺少了一名优秀的外科人才。

   悲哀之七:不把医生当做人,愣要医生变成神

   大家熟知的发生在福建南平的“医闹事件”:一位“肾积水并尿毒症”的重症患者,在做完肾经皮穿刺引流术后10小时余,因呼吸功能衰竭、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此结果应该是并发症但却被闹得全国知晓。

   因为医生也是人,医生不是神。发生了不可避免的正常的并发症,医生却被捅伤,能不是医生的悲哀吗?当今对医生的要求,不是把医生当成人,而是要求医生变成神。不允许医生有过错,不允许医生有差错,不能有并发症。

   医学是自然科学,就是在人类发展到今天,医学发达到能人造生命,但是仍有很多疾病没有发现明确病因,没有正确的,有效的治疗方法,有也仅仅是对症治疗。但患者和家属却不管那些,找你你就要治好,治不好不行,不会不行,不知道不行,有并发症还不行!

   因为在患者及家属心目中你不但是医生,还是神,应该什么都知道,应该什么都会,应该什么都明白,应该什么都能治。

   这是医生的悲哀,也是人类的悲哀,更是自然科学的悲哀。

   悲哀之八:一脚在天堂,一脚在地狱

   医生的工作是神圣的工作,也是危险的工作。

   2010年11月19日8时30分,南京白下区银龙花园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续广军给病人看病时,遭一患者从背后猛刺两刀。2010年11月29日12时10分,连续休克10天的社区医生续广军永远停止了呼吸。他出生于1982年1月8日,终年28岁。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一个优秀的医生就这样到下了。

   如今医生的工作真是如履薄冰、如邻深渊、如坐针毡。不但随时有生命危险。还常常会有牢狱之灾。常听说:医生的工作是一脚在医院,一脚在法院。

   我听说有个脑外伤患者,在某家县级医院做了手术,病情换转后转到上级市级医院治疗,又做了二期手术。后发生并发症。反过来患者和家属来告第一次给做手术的那家县医院的医生,打出横幅标语说什么:医生是杀人犯,要严惩杀人凶手等。看到这类标语我好心痛,我想不但我一个人心痛,我们所有的同道都会心痛。这难道不是我们做医生的悲哀吗?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悲哀之九:错误不能原谅

   什么工作都可以犯错误,但是医务工作者是不能犯错误。什么工作错误了可以原谅,但是医务工作者错误了不能原。

   修理机器的修错了,可以拆开重修,给人做手术,不能说给病人做错了重做。开车走错路,可以退回来重走,医务工作者给病人,不能把药取出来重用。这就是医生的悲哀。

   俗话说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医生在工作之中犯了错误,虽然不会被杀头,但是多方面的舆论、压力、处罚等,那真是折磨不是目的,目的是折磨疯你,折磨废你,让你一败涂地。

   2001年7月10日,湖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67岁的老医生王万林被38岁的凶手彭世宽连捅46刀致死。彭系王曾经诊治过的白血病患者,因不满医疗效果,故对王行凶报复。2002年4月17日,四川省华西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一位耳鼻喉科医师被一不满其治疗效果的病者追砍。被砍13处,最长的伤口达9厘米。并导致枕动脉、鼻骨、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左手拇指神经血管和肌腱均被砍断。左眼视网膜脱落,眼球塌陷。虽经救治脱离生命危险。但其左眼极可能失明,双手将残。

   这还不是错误,仅仅是治疗效果不满意,就得到如此报复。要是出现了错误,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悲哉!哀哉!

   悲哀之十:不能有半点马虎

   2000年7月13日,湖北省武汉市协和医院在为某患者做膀胱镜检查,突遇停电,膀胱镜上一金属片掉进患者膀胱内。之后院方采取措施取出金属片。随后几天,双方在医药费上发生争执。金某还认为院方应承担医疗事故责任。

   17日8时许,金某的亲属高某等要求负责金某治疗的张医生写一份“医疗事故经过说明”。张不同意,高某等就对其拳打脚踢。随后1个多小时,高某等以暴力限制张的行动,不让他离开病房。9时30分,市公安局民警接报警赶到,张被解救出,其颈部、胸部多处留下伤痕,右脚第五趾骨骨折。

   这不是人为的马虎,却惨遭如此行为,医生的悲哀呀!俗话说: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但是,医生不允许你打盹。别的行业和工作马虎了可以弥补,医生马虎了不能弥补,也没有机会弥补。这还是医生的悲哀。

   人非圣贤熟能无过,医生也是人。奉劝朋友们:给别人一个机会,就是给自己留条道路。医生就会没有悲哀,就会少有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