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医疗是指在治疗过程中,不恰当、不规范甚至不道德,脱离病人病情实际而进行的检查、治疗等医疗行为。简单说,过度医疗是超过疾病实际需求的诊断和治疗的行为,包括过度检查、过度治疗。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玲曾经指出,当前医疗体系改革变相鼓励“小病大治”,不纠偏则难逃医保陷阱。事实上,医疗费用过快增长已成全球性难题,中国尤其突出。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被颠覆,中国人用抗菌药物是全球平均值的一倍多

关于社会医疗费用增长,多数研究认为主要原因是医疗技术进步以及居民收入的增长,其他因素则包括人口老龄化、疾病谱的改变、医疗保险等等。但在中国,医疗费用上涨的原因中除了以上的国际共性因素外,“过度医疗”成为不合理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的世界卫生组织用药原则,在中国早已被颠覆。南方周末今年初曾报道,2009年中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至3.3瓶的水平。据卫生部统计,中国68.9%的住院病人使用抗菌药物,平均100个患者1天消耗80.1人份的抗菌药物,是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平均值的一倍多。

“以药养医”的模式在我国医院格外突出

过度医疗”病根在于医疗体制,“以药养医”的模式在我国医院格外突出。医护人员的收入80%以上是靠医院创收。所以必然会造成一些医院和医生一切向钱看齐。医院和医院之间比的不是医疗条件好坏,医生和医生之间比得不是手艺高低,而是谁赚得钱多谁就是老大。医生和患者不再是单纯的医患关系,而是变成了商人和消费者的金钱关系,这才是导致“过度医疗”的最大难题。因此,必须要深化卫生医药体制改革,来从根源处打破“以药养医”的体制才是“过度医疗”的解药。

医疗器械价格虚高

近年来,医院滥用医疗耗材的乱象频发,产品从生产企业进入各家医院,价格经过层层加码导致虚高,严重侵犯了患者的利益。市场对这类医用耗材有着刚性的需求,供需的不平衡和信息的不对称,不仅导致患者缺乏话语权,有时就连医院在采购时也难有议价能力。因此,医用耗材特别是高值耗材,不但有“销售的垄断性”,也存在“消费的被动性”。

公立医院的目标是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健康产出,而不是追求利润最大化。要实现这一目标,仅仅靠增加财政投入是不够的,关键是转变激励机制,从支付方式、考核评估等各方面进行改革,使得医院和医生主动以提高人民健康、控制医疗费用为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