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以来,本已短缺的儿科医生更是雪上加霜。近日,上海市人大代表、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透露,为了提高该院儿科医生的收入,上海市东方医院把儿科医生的奖金从每月5000元一下子涨到每月15000元。不只是东方医院,前一阵子,吉林某知名三甲医院医生网友爆料,从2017年1月1日起,该医院将给儿科医生每月发放2000~3000的津贴。

   作为压力大、风险大、收入低的“哑科”,儿科“前途暗淡”已成为业界共识。而过去17年,儿科本科教育的缺位则雪上加霜。有统计显示,儿科医生缺口为20万,这是不是精确不清楚,但是儿科医生短缺确是全国性的普遍问题。

   此外,儿科医生向民营医院流动已经渐成常态。2016年8月,某机构调研发布的《儿科医生工作现状》报告显示,76%参与者的税前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约6成儿科医生的同事跳槽到其他医疗机构。“儿科工作压力大、时间长、收入低,早已众所周知。我们走的医生中,有三位主治医师,到了民营机构,收入马上涨到现在的三倍。一个月三万多块,还不用值夜班。”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某儿科医生曾表示。

   据某报报道,“招聘新生儿科医生,10年以上经验,税前年薪60万。”这两天,一则朋友转来的某知名民营医院儿科医生的招聘短信让刘中民代表心有戚戚。“税前60万,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的。”刘中民代表说,“去年会上我向韩书记建议增加儿科医生收入,很快市政府采取了有力措施。我们医院儿科的奖金原来是每月5000元,后来就调整到了15000元,在整个医院能够达到中上水平。”刘中民说,目前该院医护人员年均收入包含四金在内基本可以超过20万,就社会平均工资而言这个水平不低了。

   不过,这位东方医院院长也对记者表示,从数字上看上海公立医院一线医护人员平均收入并不低,但目前的收入是建立在远远高于社会普遍水平的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上的。与会代表呼吁,加快医务职工薪酬制度改革,打造“阳光工资”,不能让一线医生靠加班获取高工资。

   对此,刘中民代表建议,尽快在公立医院启动“药品零加成”改革,把药价真正降下来,让群众看病自付部分能有明显减少,这对改善从业环境会有一定作用。“现在看一个普通门诊,医生收入是2元。”他呼吁,药费下降能节省医保支出,政府能否把省下的费用中部分“反哺”给医护人员,通过补贴来提高出门诊的费用,提升劳务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