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度被奉为公立医院改制样本的茂名石化医院,被曝出拖欠员工薪酬,甚至缺医少药,医生流失,医院管理层和所有者(全资收购该院的企业)矛盾白热化的消息。

   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茂名石化医院的两次改制都在改制之初就已经埋下了重大祸根,堪为中国公立医院改制的反面典型,非常值得业界吸取其中的教训。

   全员持股:惨淡经营、苦苦支撑!

   据了解,茂名石化医院在2003年的改制中,医院从母体--茂名石化脱离的方式,并不是引进社会资本,而是采取了全院员工持股的方式。

   这种改制的好处是什么?据业内人士介绍,如此形式的改制,就是改制的阻力小,毕竟大家都有股份,虽然医院不再是国有医院,没有了体制的温暖,但毕竟依然有种“家“的温暖。

   但一位卫生学者对《看医界》表示,这样的改制实际上是埋下了失败的祸根。一方面,全员持股后,虽然不是每个员工的股份多少一样,但由于股权过度分散,医院的经营管理、发展方向等重大问题决策就成了问题。

   以茂名石化医院为例,其院长王家苏就坦言,之前全员持股时,自己要对400个老板负责。

   另一方面,问题更为严重的是,股权一分了之的结果,就是医院的发展资金将面临窘境。多少员工并不会想着医院发展多大,因此并不愿意再为医院的发展集资,或者说也根本没有能力为医院的发展集资;而是想着能不能多分红,如果多年分红少或者没有分红,不少职工就会觉得股权没有意义,就想着卖掉。

   因此,采取类似改制方式的医院,一般都会面临如此窘境。这样改制后,往往面临再次沦为大锅饭,缺乏发展资金的问题,有的甚至因为经营不善,别说发展资金,甚至连职工薪酬水平都大幅滑坡。

   而这些改制医院面临的竞争对手却是公立医院政府加大投入、跑马圈地扩张的巨大竞争,未改制医院的职工薪酬待遇等更多方面要远远高于改制的医院。

   对此一位医改学者表示,为什么现在不少国企医院改制职工反对?因为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改制和没改制的区别,时间已经证明了,很多改制的医院脱离了母体的支持,被没改制的医院甩出一大截,职工待遇也没法比。

   对于第一次改制后的茂名石化医院,王家苏院长给出的形容词是“惨淡经营、苦苦支撑。“

   可见,茂名石化医院式的第一次改制,是仓促的,失败的种子已经种下,第二次改制已不可避免。

   改制方拿不到管理权:争斗不可避免!

   据《看医界》了解,茂名石化医院2009年的第二次改制,吸取了之前第一次改制的教训,从全员持股,变成了将员工股份全部出售给了北京天健华夏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改制后首先资金问题得到缓解,据了解,投资方向茂名石化投入了数千万元用于硬件和软件的建设,并提升了职工待遇。

   但还是埋下了一个更大的祸根,就是改制时谈的条件是,医院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所有权归投资方,经营权还归原医院管理层,并保持医院非营利性质不变,投资方要为医院提供足够的资金、技术等支持。

   众所周知,非营利性医院是不能给股东分红的,这等于说,天健华厦公司花了大价钱把该院买下来后,只有投钱的权利,却没有经营管理权和分红权。这样的改制模式,如果不出问题,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投资方是慈善机构。

   茂名石化医院事件被媒体曝光拖欠员工薪酬,短医少药后,有一则疑为天健集团发布的声明在网上流传,大意是说本次事件实际上是医院管理层搞的鬼,并表示投资方已经垫付了一千多万职工薪资。

   并指责个别医院管理层伪造文书、私藏证照印章,私自违法冻结医院帐户,造成医院无法正常运转,无法正常发工资。

   可见,此次事件的原因之复杂,医院管理层和投资方的矛盾之深。

   改革不能让医院前途、医护权益成为牺牲品!

   据《看医界》了解,类似茂名石化医院这样改制后投资方不能顺利拿到管理权的情况并非孤例。

   以华润武钢总医院的改制为例,就曾被曝出改制后,虽然华润已经买下了51%的股份,但医院的管理层依旧是把持在武钢手里,华润派去的管理层竟然只能从华润拿取薪酬。这让一些期待改变的职工大为不满。

   对于茂名石化医院的一系列改制风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类似情况的发生,往往是改制时为了减少改制的阻力,做出了一些妥协,认为只要把医院买下来,以后问题会逐步解决的;但这样的妥协往往是埋下了祸根,往往后患无穷。

   并呼吁,公立医院改制不能仅仅以改制为目的,却忽略了医院的发展前途和职工的合法权益,盲目改制的后果不但会令医院发展陷入困境,也让众多医护职工苦不堪言,成为盲目改革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