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正在策划一场逃离,一场对于目前这份工作的逃离。

   我不会忘记当初怀着对这份职业的万般憧憬在合同书上签下我的名字,幻想着以后救死扶伤;也不会忘记这一路过来跌跌撞撞,从一只科室菜鸟成长为一名够格的护士;更不会忘记坚守在这个岗位时流下过的眼泪,有埋怨的,有委屈的,当然也有喜极而泣;更不会忘记那守在病人身边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而今,我转身离开,甚至说是逃离,并不是因为不爱这份工作,仅仅是我累了。

   龙应台说过:当我的工作在我的心目中有意义,我便拥有成就感,当我的工作给我时间,不剥夺我的生活,我才拥有尊严,只有成就感和尊严并存时,那才是快乐!

   从进入大学进行医学生宣誓的那一刻起,我便诚意十足,决定将自己投入到护理事业。是的,我热爱这份工作,即使知道它又脏又累,细致繁琐,甚至面对的是与死神的战争,但我依然坚持,因为我深知它的意义,我明白我能在这份工作中得到最大的成就感,因为没有一种工作能够比生产健康更有价值!但是,在我坚持着这份工作的时候,它已悄然夺走了我太多的时间。我早已做好了节假日不能与家人共度的准备,但是我不曾想到除了平时由于工作量太大加班加点之外,每个月的科务会议,业务学习,每季度的理论考试,操作考试,当然还有院级的理论及操作考试,这些都或多或少占用了我的生活时间,甚至很多都是占用了我的夜休时间。也许这些学习讨论以及考试在每种职业都会存在,但是又有哪份工作需要不断应付各种检查,在各种大小检查之前领导要求你熟记各种制度,彻夜背诵每个病人的六知道,在检查日提早上班,早早做好晨间护理,反复向患者做好各种宣教,百般请求患者保持床单位整洁,做好各项检查前准备。说实话,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个夜晚我是抱着手里那叠厚厚的应检材料入睡的…

   深入一步讲,也许有人会问起为什么需要在检查前突击准备,如果你们平时做得足够好,完全可以常态化应付检查啊。我想每一个愿意在医疗岗位上坚守的人都是希望能够把工作做到最好的,但是现实是临床人员配置根本不能与患者床位匹配,面对超额的工作量,我们都必须以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而多数医院出于人力资源以及财务考虑通常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试问有几个医生每天能够按时下班,谁没有深夜仍然在科室书写病程的过去,谁没有深夜结束手术后再查看完病人才安心回家的经历,谁没有刚结束前一天夜班值班第二天再继续上白班的体会?

   而我在日复一日高强度的工作下,渐渐变成了那个不断输液、肌肉注射、皮试、换盐水的机器…甚至,很多时候腾不出时间来跟病人好好做一次出院宣教,等我应付完一上午的电铃,处理完病人的燃眉之急,那出院的病人已经快走到病区出口了,只能急急拉住病人三言两语将重要事宜交待掉。而往往一天下来能够完成班内治疗,不算及差错,相信已经是很多同事的最大心愿了吧。我知道这样的忙碌不是我的能力导致的,而这样谈不上护理质量的工作也不是我想要的,我之前认同的成就感以及尊严得不到完整的体现…

   我爱着这家医院,我把我最美好的7年青春都交付在了这里,看着它从一块巨大的工地变成高楼,从一盏两盏明灯到现在的灯火辉煌,从门厅冷落到五湖四海的患者慕名而来…我永远铭记是在这里,我从一名新护士成长为带教老师;在这里,我帮助过,付出过,也得到过回报;我在这里哭过、笑过,但是没有停止深爱过…不过我依然选择离开,并且不会后悔,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的。

   离开并不说明我是弱者,但留下来的你们,一定是强者,也是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