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医生现在就抱怨工作忙、身体累、吃不消,可曾想过自己八旬、九旬后会成什么样子?在医疗领域,很多工作者虽然已是高龄,可是身体依然硬朗,他们依然活跃在门诊或者手术台上。这样的前辈一定有什么秘籍吧?没错!今年84岁的浙医二院外科专家彭淑牖教授就是其中一位。他的工作和生活习惯告诉我们,什么才是大医风范,什么才是匠心精神。

   浙医二院外科专家彭淑牖教授从医已经有60个年头了。他今年84岁,但是他跟年轻医生一样,每周要为疑难病患者主刀三、四台手术,而且每次上手术台,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彭淑牖教授手指很灵活、思维敏捷,用iPhone手机发短信、在电脑前敲稿子、写论文,打字速度和一般上班族没什么两样。

   都说外科医生需要有强大的身心。头脑敏捷、心理素质好是为了应对手术之中的各种风险,而身体素质好是为了能扛下手术台上的工作。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医生还能有这样的功夫,跟他养成好的工作和生活习惯是分不开的。

   彭淑牖非常幽默。他说:“有人问我除了做医生,还会做什么?我就呵呵了。”彭淑牗的自问自答,用的是80后的语言。彭淑牗说做医生需要必备很多条件:会电脑、会摄影、会微信、会沟通、会演讲、会培训、会算账、会法律、会咨询、会看人、会吹牛、会风水、能熬夜、能早起、能受气、懂舍得、懂政治、懂娱乐、受得了忙、守得住闲、还要会哄人。“凡是能在这个行业混几年的,都能成精了,否则必然被砍,你以为干个医生容易啊?”

   有目标就有动力 60年如一日

   似乎有一个普遍规律,高龄且身体健康的人以科研工作者、艺术家、政界领导等职业居多。从事这些职业的人生活质量高,这是既定事实,但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他们有明确的人生目标。这足以成为他们每天积极向上的动力。

   彭淑牖教授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多救病人就是他人生的一大动力。

   因为这个动力,彭淑牖总觉得“每天都感觉时间不够用呢”.彭淑牖掰着手指算了算他的时间安排。

   早上6点不到,起床。洗漱结束之后,6点半之前必定开车上班。

   虽然家离浙二近,一般开车10分钟也就到了,“但如果出门晚一点,就是早高峰了,可能要开半小时,甚至一个小时呢。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太可惜了。”彭教授说。

   在没有手术、出差开会的日子里,彭教授就是写论文、看论文,中文、英文混搭起来。在办公桌上,还摆着他主编的英文医学专业书籍。而当有高难度手术,后辈医生们把握不大的时候,就是他出手的时候了。

   彭淑牖举例说,上次手术做了13个小时,患者53岁,患有腹膜后肿瘤。这是病人第七次经受开膛破肚的手术。可以想象,接手这样的手术有多难。因为病人反复需要做手术,就是因为毛病太容易复发了,只要有一点肿瘤细胞没有清除干净,没过多久它又会长出来。

   而彭淑牖60年的手术经验让他异常胆大心细,“每一根血管、胆管后面,都可能有肿瘤细胞,得仔细清扫一遍。”

   “人生的要义不在征服而在战斗得好。”彭淑牖很享受这些过程,说到手术细节的改进,他的神态好像又年轻了十几岁。

   而支撑他这样精益求精、探研外科医术的动力,就是希望看到那些没有机会活下来的生命又重拾光彩。

   在彭淑牖看来,这也可以从他的名字里得到答案,“‘牖’在古汉语里有‘窗户’的意思,我的目标就是努力多救病人,为生命多开一扇窗。”

   当医生重养生经 工作生活两不误

   在彭淑牖的办公室看一圈,沙发上竟然堆着五六只桶装方便面,这不是普通人都知道的垃圾食品吗?难道彭教授平时会吃这些?

   “偶尔吃,偶尔吃。”彭淑牖没有掩饰自己的嘴馋,“大多数时候还是吃食堂的。”浙医二院的食堂有各种套餐可以选择,价位从8元到15元不等,彭淑牖会轮换着吃。总结起来,就是不挑食、吃得杂。

   在“行”的方面,彭淑牖可比一般的上班族出行次数要多得多了,“下周要去深圳,月底还要去法国。”作为美国外科学院、英国皇家外科学院、欧洲外科学院的荣誉院士,他经常要国内、国外飞,作讲座、接受聘书,每一次,他都会带上自己的妻子,“我去讲课,她去玩。”原本妻子对他忙到不着家的抱怨也因为次数频繁的出国游而消散了。

   几十年的工作忙成这样,还能把家庭关系处理得妥当,太适合嚷着没时间陪家人的上班族们学习了。

   彭淑牖教授的行医经,是我们每一位医务人员,尤其是青年人的学习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