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能息夜不能寐,病人一叫立马到位,身心交瘁无处流泪,一年到头不离岗位,稍不留神就得犯罪……”,医务人员职业特殊,使命特殊,就连死法也与众不同。不信?您就看看本人总结的这医务人员N种死法,跟其他职业相比,绝对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第一种:被工作累死

   医务人员白班夜班连轴转、门诊一坐大半天、手术台上忘时间……特殊的职业使命,要求医护人员的工作不能有丝毫“差错”.用脑过度、精神紧张、缺乏睡眠是大部分医务人员的常态。在十大猝死高危行业中,医务人员高居第二位。

   我们来看下面的例子:2015年11月30日,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骨科副主任蔡国栋,在接连三台手术后没能将第四台手术继续进行下去,年仅42岁的他,倒在了手术台旁;8月1日,年仅45岁的赤壁市人民医院医生聂海洋因过于劳累而引发的脑干出血,最终不幸离世;7月8日,中日友好医院青年医生宋韩明在凌晨值班时去世,年仅32岁……

   第二种:被患方打死

   病人病情危重抢救无效、对医疗过高的期望值没得到满足、误解医务人员甚至静脉穿刺不能够一针见血,都成为患方打伤打死医务人员的原因。“如果救活了,我给你们医护人员下跪,如果救不活,你们所有医护都不用活!”这是一位患者家属对医务人员说的话。当前紧张的医患关系,使得我们医务人员一不小心就成为患者对看病难、看病贵等社会问题的发泄对象。

   我们来看看这样的例子:2015年12月18日,河北廊坊永清县人民医院三名医生被患者家属关禁闭、罚跪、殴打;2015年6月5日,陕西榆林市第二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刘医生因制止患者插队,左眼球被打爆裂;2013年10月25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3名医生被患者连恩清持刀捅伤,其中一名医生死亡……

   第三种:被同行害死

   《扁鹊见蔡桓公》我们中学时都学过,对于那位“立有间”就能“望”出“君有疾在腠理、肌肤、肠胃、骨髓”的神医,我想大家都还记忆犹新。然而据《史记》记载,这位神医最后却是“秦太医令李醯自知伎不如扁鹊也,使人刺杀之。”扁鹊因其伎见殃,被御医李醯刺杀——过人的医术也会引来了杀身之祸!

   扯得有点儿远了,说点儿近的:2015年12月11日,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林森浩被依法执行死刑,这位本来前途无量的准医务人员,用自己的专业手段,将同样为准医务人员的同宿舍舍友黄洋投毒杀害。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杀人不见血的本事在尚未毕业时就可以练就,所以,每一位活着的医务人员都知道感恩:“感谢舍友、同事不杀之恩”……

   第四种:得以善终

   如果一位医务人员有幸在上班时没被累死,也没被患方打死、被同行害死而成功退休的话,往往会成为长寿者而得以善终。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不信你去老头老太太扎堆的地方问一问,退休医务人员肯定占了很大的比例。我国历史上著名的“药王”孙思邈,在那个“人到七十古来稀”的年代,活到了102岁,无疾而终。

   最后,默默祈祷我们所有的医务人员,可以顶得住工作压力、躲得过患方拳头,逃得出同行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