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缘何学医,也许只是儿时的一个梦想,却在现实中成为一份越来越热爱的职业。因为在这里,有温度、有努力、有挑战。

   关于我为什么会学医,即便被问及很多次,自己仍不能完全回答。我并非出生于医学世家,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职员,家庭幸福美满,家人身体健康。但从初中起我就心心念念要穿上白大褂成为一名医生,以至于我填高考志愿的时候,从零志愿到大专将医学一直进行到底。也许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和生命联系在一起,即使在孩子心中,也是觉得神圣无比的吧。

   在寒窗苦读了八个年头之后,大家都以为自己即将成为一名正式医生,因此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以下简称“住培”)的出现一开始是被有些人所抗拒的。但在住培的这一年半来,我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也领悟到了很多。

   病人的任性依赖

   在住培期间,和病人接触多了,发现其实医患关系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可怕。在心电图室轮转每天要拉上百个心电图,却可以收获上百个“医生谢谢你”.从嘈杂忙碌的门诊急匆匆地钻进公用厕所排队方便,会被病人们主动谦让“医生你们工作忙你们先请吧”.有的时候生活就像一面镜子,你对着它笑,它也对着你笑。也许作为一名小医生,很少能够体会教授们手术成功后的自豪,或是完全治愈病人的快乐,但是在与病人们的接触中,却能体会到信任、依赖,或是对“菜鸟”初长成的包容。

   考试的“功劳”

   住培期间轮转过了心内、消化、呼吸、血液、肾内、内分泌、神内、肿瘤内科等科室,参加了众多大大小小的考试。考试内容涉及到内科的每个基本理论和所有心电图、CPR等抢救知识。这一年半来,从战战兢兢害怕病人提问,到现在的对病人提 出的大部分问题能够对答如流,却总少不了这无数考试的功劳。急诊也是小医生们的“梦魇”,在这里“危机四伏”.一个外表正常的肥心病患者,可以瞬间恶性心律失常而意识丧失,口唇青紫;而一个牙痛的老太太,却有可能是心梗。而我们小医生能够从容诊治,正是由于住培期间无数的考试和临床实践的磨练。

   带教老师谆谆教导

   住培期间的带教老师们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财富,有的是理论上的提高,有的是心灵上的提升。在消化科轮转时,我的带教涂传涛老师,经常会利用空闲时间为我们住院医生上小讲课。从最新的胰腺炎诊疗到肝硬化的诊治指南,每次讲课涂老师都会花几个晚上精心制作PPT.在肾内科,我的带教林攀老师对患者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明白“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的道理。这个社会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安全,不信任,但走进临床,让我明白,人始终都有恻隐之心,即使被社会抛磨圆了棱角,它仍始终存在于我们心底。

   科研小小入门

   科研也是医生们重要的工作之一。在消化科沈锡中老师的指导下,我也很有幸能够申请到院内青年基金,在科研道路上迈出自己的一小步。在临床上发现问题,通过实验探索解决问题,再将结果应用到临床造福更多的患者是医生们科研的目标。虽然我对科研还未入门,但住培教给我们的“活到老学到老”却将成为一生的受用。

   作者:陈妍洁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2014届内科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