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这是长眠在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中文翻译简洁而富有哲理: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当过医生的人,想必都对这句话理解的很透彻,真正能通过医学手段治愈的疾病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但很多时候,我们的一句话,就能舒缓患者紧张不安的情绪,减轻他们的病痛。真正能扶伤济世的医生毕竟是少数,很多时候,我们的价值都体现在日常与患者相处的点点滴滴中,用情侣间一种温馨的说法就是,平淡的小幸福。


记得刚踏进大学时,“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简单而又美好的两句誓言,让我着实心潮澎湃了一阵。可没过多久,就有一种莫名的踏上贼船的感觉,因为作为一个理科生来说,从来没有过没日没夜背如此多的专业知识的经历,各种专业词汇,说佶屈聱牙也不为过,顿时感觉力不从心。殊不知这才刚刚开始,对于一个立志于从事医学事业的人来说,“活到老学到老”绝不是自谦,而是一种必然,一种无奈。记得大一时一个同学问我:你说咱们学医是不是选错了?当时我跟他说,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学医,那这条路真的是选错了,因为如果没有对医学的热爱和感情,之后的路将会走的无比艰辛。没多久那个同学回去复读换了专业,现在已经是一家知名企业的白领,而我,还在上学。总是碎碎念着,同学的孩子都开始念书了,我却仍然在念书,不过都是过过嘴瘾,心里却未真正后悔过。


大家都说现在的医疗环境太差,当医生处境太难,工作辛苦,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甚至还有生命危险,许多医生护士都选择了辞职,换种简单轻松的生活方式。但是仍有许多“执迷不悟”的人还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原因是什么呢?高收入?高社会地位?如果这么想,那我只能“呵呵”了,在我看来,许多医生之所以还未放弃,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心灵上的那份满足感吧!这个职业,可以让人经历世间百态,实现自我价值,学会感恩。用同事开玩笑的话来说,干医生这个行业,什么人都能见到,什么事都能遇上,发生什么幺蛾子都不足为奇。


读研究生的时候选择的是耳鼻喉专业,有幸在轮转过程中作为主管大夫管了许多患有先天性感音神经性聋的患儿。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管了一个才不到1岁的患儿,虎头虎脑非常可爱,准备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手术,那会儿作为一个刚进入临床不久的学生,经验不足又比较懈怠,看术前辅助检查的时候不够仔细,有缺项都没发现,手术的前一天晚上突然接到护士站电话,说孩子的血样溶血了,根本没有凝血结果,会影响第二天全麻手术,当时心里急的要命,一是怕耽误孩子的手术,二是不知道该如何向家属交待,当我怀着忐忑的心去病房向家属说明情况的时候,家属的反应却出乎我的预料,孩子的父母确实有些不太高兴,但他们首先反应的是:那大夫,现在怎么补救呢?这句话顿时让我非常敬佩,因为易地而处,若我是这孩子的父母,都不能保证不对主管大夫怒目相向,在家属的理解和配合下,最后还是加急重新做了化验,手术在原定手术日的稍晚些顺利进行了。在之后的诊疗过程中,怀着一份额外的歉疚,我不由对这孩子更加尽心,也与他们家处的非常融洽,孩子恢复的很快,顺利出院了。每每想起这个孩子的事情,都会让我谨记工作中必需认真严谨,也感激家属的理解和宽容。就在前几个月,孩子的家长跟我联系,说孩子语训正好经过我所工作的医院,想顺便来看看我,孩子恢复的很好,说话几乎听不出来是带着人工耳蜗的孩子,还给带来了特产,孩子的母亲又一次对我们表示了感谢,说你们都是改变孩子一生命运的人,永远值得感谢。正是有这样一群懂得感恩的人告诉你,你所付出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工作的第一年,管了一个患有中耳胆脂瘤的患者,因为幼时的高烧遗留了智力问题,母亲离家出走了,仅有一个老父亲养育她,家里条件也不富裕,但老人无论是在门诊看病还是住院之后,说话办事都非常的客气有礼,患者当时手术的时候病情比较重,术后恢复的特别慢,每周都来换一次药一直换了几个月,从未听老人家抱怨过,换作一些不明事理的病人家属,肯定已经开始质疑手术是不是没成功等问题了。恰好有一次换完药我下班,自行车轮胎破了,我只好自己抬着往修车的地方走,但是自行车太重,只能走几步歇一歇,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接过了我的自行车,一看是那位老父亲,二话没说就帮我抬了起来,我特别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但他说,你们每天上班就挺辛苦了,我帮你抬过去,接着就往前走,简单朴实的几个字,瞬间令我感动不已。之后每次复诊,在费用方面都是给他能免则免,现在那个患者恢复的也不错,希望好人能有好报。有时会觉得,医生是一份工作,患者只是自己工作中必需面对的人,但其实仔细想想,医生和患者才应该是最坚实的伙伴,是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共同抗击病魔的朋友,若是所有我们管过的病人都能成为我们的朋友,对我们的工作状态和患者疾病的恢复都将起到正面的作用,何乐而不为呢。


跟一个已经工作的师姐抱怨工作好累,师姐也是耳鼻喉科医生,刚去国外休完年假回来,聊着聊着,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有想过辞职换个职业么,你真的热爱这个职业么,干点啥不行,非要每天累死累活还要值夜班这么辛苦么?我愣了下,回了句,没想过啊,从来没想过。


面对越来越多圈内圈外的对医生这个职业的吐槽,正能量越来越少,好多朋友最终接受不了高负荷的工作量和糟糕的医疗环境,选择了放弃做医生,然而还有更多的伙伴们还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我们的坚守着,想传递给大家的是:每天的忙碌和辛苦,为的是我们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而不是那些误解中伤我们的人;疲累委屈的时候,想想自己的初衷,想想是什么信念支撑自己坚持到了现在。


曾看过一段话,说在这里特别合适,人生最重要的价值是心灵的幸福,你改变不了环境,但可以改变自己;你改变不了事实,但可以改变态度;你不能控制他人,但可以掌握自己;你不能预知明天,但可以把握今天。


愿每个同道都能把握今天,实现心灵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