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医师素质不高导致的医患冲突,是社会对医疗问题关注的一个重要方面。发挥医学考试的规范作用以提高医师的整体素质,已成为国家卫生决策的重要思路之一。记者了解到,执业医师考试大纲的修改前不久已经完成,这意味着一年一度的执业医师考试将在明、后年完成“变脸”。

  山东大学教授、国家医学模式考试中心试题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孙靖中,是修订考试大纲的起草者。在最近从北京回到济南的第一时间,孙教授向记者独家披露了医师考试大纲修改的相关内容。


  对能力的评估将取代对掌握知识的评估

  孙靖中介绍,近几十年来,医疗水平的迅猛提高和医师所面对问题的日渐复杂化,对医师的综合素质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为适应这一变化,先进国家和地区对医学教育的评估以对能力的评估逐步取代了对医学知识掌握的评估。如美国医学教育认证委员会推荐的住院医生6项基本能力,包括富有同情心、职业精神、医学理论与知识、实践技能、基于实践中的学习和提高、人际交流和沟通技巧,医学理论与技能方面仅占了两条,其他都体现为综合素质和能力。我国台湾地区医学教育规定医师考试项目百分比中,敬业精神占15%,与病人沟通艺术与技巧15%,医学理论与知识15%,基本技能和技术15%,与放射科、病理科病例讨论20%,复杂疑难病例讨论、术前术后讨论20%。医学理论和技能加起来仅仅为30%。

  而利用医学考试来把握医师的从业水平,在我国还是个新课题。上世纪90年代末才开始启动的执业医师考试中,医学理论知识占据主导位置,基本没有体现出对医生综合素质和能力的要求,这也是导致我们当前医患纠纷增多的原因之一,并使医学教学、医院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正确的发展方向。

  孙靖中透露,本次修改执业医师考试大纲,正是希望发挥考试对医师培养和管理起到正确导向作用。新修改的大纲,将从前的医学知识“一分为三”:
   1、关爱精神、沟通能力、医学伦理;
   2、基础、临床知识理论与应用;
   3、基本技能、技术的应用能力。医生综合素质的内容得以加强,基本技能将占重要比例。

  医德医风将在新试题中得到具体体现

  孙靖中介绍,对医师来说,职业道德应以职业素质的形式,实实在在贯穿于治疗的每一个环节。这将在新的试题中得到体现。

  他举例说,在以前一些测评中,曾多次出过这样一个试题:冬天给病人做手诊前应做什么?其实答案完全在情理之中:天冷,应把双手搓热后再接触病人皮肤。但基本上没人会正确回答这个问题。

  “人们看全国典型、老军医华益慰的宣传画,常忽略一个细节:他的听诊器,从来都是握在手心中。这是要让其始终保持温暖。我们的考试,就是要大量加入这样一些问题,让这些意识成为大家的职业常识,随之成为基本行为准则。”

  医生是与人打交道的职业,交流能力应是基本能力之一,但现有的医学教育对此长期忽视,由此造成的医患隔膜严重影响了医患关系并引发医患纠纷。孙靖中以自己的一则病例现身说法:他曾诊治一位肚子剧痛的病人,问原因对方支支吾吾。孙靖中单独与病人亲切交流了一会,病人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出门前与爱人吵了一架,被她用皮鞋踹了个窝心脚。由此孙靖中判断病人是被踢穿了肠子,当即实施手术使病人转危为安。

  孙靖中总结,医生在行医过程中,什么样的复杂局面都可能遇上,遇上酒醉、聋哑等特殊病人怎么办,怎样减轻绝症病人的心理负担,怎样告知病人、家属病情……当前许多医师对此并不清楚。修改后的考试中,这些都会成为一个个具体问题,这也要求当前医生培养模式和医院管理都要做出全面的调整。

  与临床无关的理论知识以后一律不考

项目带头人拿不好手术刀,医学博士不能独立处理急症……这样的话题已不鲜见。这与医师考试的导向也有着密切关系:在以往的考试中,理论知识占了太高的比例,这样的指挥棒很自然会使医师忽视技能。新修改的执业医师考试大纲,也针对性地对这一不良倾向进行了矫正。

  修改后的考试大纲,有一个重大改变:只要与临床无关的理论知识,如基因、胚胎发育等问题,以后全部不考。同时理论考试的重点也放在应用上:在临床能力的笔试中,将按照20%基本理论、30%向病人解释病况、30%简单处理、20%复杂处理的比例进行命题,理论内容被大大压缩。

  压缩理论试题的同时,实践操作能力将被极大强调。孙靖中介绍,目前各种新型医疗设备的应用,使许多医师放松了对基本技能的要求,甚至到了缺设备便没法看病的程度。新的考试大纲对医师操作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他举例:病人肚子痛,现在医师一般都会要求病人首先进行穿刺。其实,当此病症伴随肿胀时,很可能是肠梗阻。一旦穿刺,很可能扎穿病人的肠子而发生危险。

  “试题组专家几天后将在北京集合,进行明年执业医师考试的命题。从当前情况看,目前对考试大纲的修订,将会部分地体现在明年的考试中,有望在2008年全面完成。”孙靖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