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你好吗?我一直在等你,直到我提笔的这一刻。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年龄、职业、甚至不知道你的姓名,可我一直在努力地寻找,尽管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你。其实很早我就明白,不是每一份耕耘都会有收获的,就像有些人经历了漫长的种花阶段却没看到花开一样。
不知是那一天,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强烈地想一个人了,告诉我,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
有时看着从身旁走过的人,便想:这么多人中,究竟那个是你,你究竟在那里,又会在什么时间出现。而你心里是否也有一份惆怅、一份期待?于是,等待一个花开的季节,等待一个和你有着相同轨迹的人出现……

朋友,你知道吗?有一篇文章里说,人生至高的幸福便是感到自己有人爱,有人为你是这个样子而爱你,或者有人不管你是什么样子而爱你。是的,我多么愿意成为让你感受到这种至高幸福的人啊。和你在一起时彼此不用说话,我的存在就能惊醒你的感觉,而你,就是那个,当开水溅到我的皮肤上,最先叫疼的人。
时常试想我们在一起的画面。当寝室的盆栽吐绿时,我会拉你去看它,看它像我们的爱情一样洋溢着青春。我们会在每个清晨肩并肩去操场跑步,还会会手拉手孩子似的在大街上抢吃同一支冰淇淋,任调皮的阳光撒在一高一矮身影上。黄昏,借着半壁落日我们背靠背坐在草地上憧憬未来,或者情不自禁的一同唱歌,包括那些连词都记不全的老调牙的歌也拿出来哼哼。夜晚我在“我是Dr”平台上学习、答题的时候,回过头正好你也在看我。
我还想象着自己像《亲爱的小孩》里的男主人公一样,和心爱的人一起吃饭,看着你头发垂下来低头扒饭的样子,嘴角有饭粒,抬起头来对我微笑的样子……
嗯――,我想我们的爱应该简单的就像空气,无处不充盈,又自由得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这样才好。

三毛说,爱情不是必需品,少了它,心中却也荒凉。我呢,没有感觉到心中的荒凉,只是偶尔任凭着它静静的在脚下流淌,偶尔会用游离的眼神思索日出、日落、月起、月沉。
也有人说,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像个独唱的精灵,听任庭前花开花落,坐看天上云卷云舒,在生活的舞台上,闲散自由的放。是的,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的时候,也会觉得其实这样挺不错,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快乐,并不是只有两个人时才幸福。
一个人的时候,我习惯四处走走,可以从容地想很多走过的人和走过的事,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可以选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骑单车去兜风,趁风吹过脸颊的时候,丢掉一些记忆,再让随心所欲转了一圈又一圈的车轮,带回点点阳光中的母爱的芳醇。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大口大口毫无顾忌地啃苹果,脆生生的红苹果,咬在嘴里,汁水芳甜、浓郁而丰盈地滋润着我简单的生活。又或者,于暖暖的午后静静的躺在被窝里,身旁放一包烟,捧一本书,懒懒地“吸读”。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像现在一样坐在电脑前,敲出一个一个的字,汇在一起就成了自己的心情,或忧伤或开心……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说,真的,一个人有一个人是好处,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就是整个世界。

此刻,我在想:朋友呵,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生命突然越过了春季,你化成一棵开花的树长在我必经的路旁,而我终于无视地走过时,请你千万不要怪我的冷漠,因为或许这么多年的生活已经让我慢慢习惯了一个人。也许这才叫生活吧,不是每一个时刻想的与做的都能吻合,也不是每一次执着的坚守都会一成不变地持久。然而,正因为我们或多或少拥有一些对未来不变的希望,所以即使后来有所改变,我们也不会暂停跋涉的脚步。
我们是幸福的,也是快乐的。对吗?